我們的微博-日語吧
我們的微信-日語課堂

 

站 內 搜 索




日語入門 日語基本常識 五十音圖發音 五十音圖筆順表

五十音歌 五十音系列教程 日語五元音 日語分類會話100句 日語常用語
日語分類會話 日語數字 數字0-99 我愛你 生日快樂 日語在線輸入
日語分類詞匯 不雅 水果 蔬菜 化妝品 日本姓氏 不可望文生義的日語詞
北外網課《日語五十音》 新版《標準日本語》精講
北外網課《大家的日語》 新概念日語入門 日語分類會話 基礎日語講座
日語會話三月通 新編日語學習教程 日語五十音學習 舊版大家的日語
滬江小D 有道日語翻譯 Exite日語詞典 | 日語招聘求職
☆°日語課堂微信 ☆°
日語課堂微信
微博
 
 
 
 
 

日 語 吧





標題:日本舊書店尋書記(轉)
在國內讀魯迅時就知道,當年,21歲的魯迅拿著“南洋獎學金”來到東京。先進宏文學院學習日語、補習中學課程,之后跑到遙遠的仙臺去學醫,而仙臺的歲月大抵是陰郁不快的緣故吧,只讀了一年半,便于1906年春毅然退學,回到東京,接著歸省故鄉紹興,與朱安女士完婚,又帶著弟弟周作人返回東京,過起早已神往的自由文藝人的生活,一直到1909年夏天回國為止。關于這三年零四個月的生活,魯迅本人只留下一點點零散的文字,倒是乃弟周作人在其隨筆中,綽有風致地敘說描述他和魯迅的東京歲月,給今人留下了不少珍貴的記錄。其中有關舊書店的記述給我的印象最深。魯迅說他在宏文學院讀書時,上課之余逛舊書店是一大樂趣。他還風趣地描寫過舊書店的樣子,說老板坐在高高的椅子上,象貓一樣瞪著炯炯有神的眼睛,監視著埋頭于書中的年輕的學生們。周作人也寫到,他和魯迅常常在日本橋、神田和本鄉一帶,從白天到晚上,躋身于舊書店、雜志店和露天舊書攤中,樂而忘疲。字里行間透露著帶有浪漫色彩的懷戀。 的確,近代以來,作為文化教育新聞出版的一種現象,日本的舊書業相當發達。據統計,魯迅留學日本的明治末期,東京神田一帶的舊書店就達二百多家,足稱繁盛。因為博士論文屬于研究日本近代文化文學以及日中近代文化關系的范疇,不免常常涉足舊書店,還專門去考察過日本近代舊書店的歷史狀況。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曾查到明治40(1907)年由著名的博文館出版的雜志《中學世界》的特輯《學府之東京》,內容是向來東京求學的青年人介紹東京的學校教育、風俗文化及日常生活等等。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里邊居然有《支那留學生雜觀》這么一項,其中恰巧還介紹了魯迅學習過的宏文學院,曰“嘉納治五郎經營宏文學院,專門從事留學生教育,”留學生有“一千三百人之多”。另外,《神田的舊書店》一文,詳細描述了舊書店的景象:家家舊書店里,都是成群的學生,學生們往往是夜里十點過后,才來到舊書店,不慌不忙地一看就看到深夜。此外,文中還有敘述露天書攤的場面。這些資料性的記述,與魯迅兄弟的回憶兩相映照,盎然成趣。
不過,現代的日本的舊書店雖然不似往昔那樣如火如荼,對讀書人來說,也依然是一個極好的去處。我讀博士時,大學對面恰好有一家小小的舊書店,叫“三和古書屋”。它是那種最典型的、真正面向愛書、讀書的人的舊書店。它坐落在馬路旁邊,窄小的門臉,房子本身古舊不堪,看上去至少有五六十年了。拉開小門、臨街的半面是書店,里面呢,就是主人的住處兼舊書庫。因為房子小,書架都是從地面一直到天花板,書架和書架之間只有則著身子才能通過。主人是個矮矮的老頭,蠻喜歡講話,但絕不讓人生厭。跟魯迅筆下的坐得高高的、瞪著眼象貓盯老鼠似的老板不同,這兒的主人多半是靜靜地坐在里面的“塌塌米”上,守著小桌,瞇著眼打盹兒?腿诉M來了,他依舊動也不動,任憑你隨意翻看。主人是這樣,客人也就心安理得、從容不迫,不必擔心主人的白眼和逐客令。要是你向他打招呼,或是問點兒什么,他立刻就會做出反應,明白無誤地回答你,讓你懷疑他剛才究竟是在打盹兒還是醒著。不過,來的次數多了,又知道我是對面大學的留學生,就自然成了熟人。他會主動拿出新近增添的書,供我挑選;看得時間常了,他還給你倒上杯咖啡;價錢上也可以商量,買得多了,他會開車給你送到家。因著這些,我每次跨進這里,都有一種踏實愉快的感覺?
我在這里買到過不少滿意的書。做博士論文時需要的夏目漱石的全集,已成為絕對工具書的日本百科全書等大部頭都來自這兒。當然,我也買過有價值的、真正的舊書。有一次,碰上了一套名叫《新東亞》的雜志,出版于30年代末期,差不多有20冊,翻開一看,里面有許多關于“滿洲國”的報導和照片,諸如槍殺“反日土匪”,處決“政治犯”等等,很有史料價值?上М敃r囊中羞澀,未下決心買下。一個星期以后再去,已被人買走。為此,直到現在我還后悔不已。
最近購得的書中,有兩種頗有意思。一是日本戰敗后的第二年,一位叫瓊斯*薩達的美國記者寫的《我看日本》(鐮倉書房,1946年10月)。書中,記述了日本戰敗之后的社會狀況,闡述了一個美國人對日本未來的看法,對照日本戰后50多年的道路,意味深長。另一種,是一個40年代在中國從事情報活動的特務寫的隨筆集,書名為《獄中獄外》(亞洲青年社,1943年1月)。對這類書,我向來是抱著冷靜分析的態度來讀的。其中《會見汪精衛主席》一篇,記錄了兩人----即所謂的汪主席與這個日本小特務----的對話。
這間小小的舊書店至今還在給我許多回憶的材料,我喜歡它的有些舊書霉味兒的空氣。



|

2008/5/22 15:34:33(2395)
...............
日語微博
 

快乐十分容易中奖吗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刘伯温四肖选一2020年版 鑫配网配资网官网 广东快乐十分详细规则 选4开奖结果 炒股手机开户 黑龙江体彩11选5预测器 排列五发现了简单的方法 配资网上上盈官网 江苏体彩11选5